關閉

七秩崢嶸 奮楫揚帆|探尋紅色印記中的路橋之根

發布時間:2022-11-04 瀏覽次數:462 作者:黃馬杰 文章來源:黨政管理中心

前言:公路與橋梁,是現代社會穩步運行、經濟快速發展的重要命脈。一條條公路,宛若一根根輸送血液的大動脈,千回百轉、縱橫交錯,鑲嵌在祖國大地之上,為人們的生活帶來源源不斷的快捷與便利;一座座橋梁,宛若一條條騰飛的巨龍,穿云跨海,或飛架江河,或貫通南北,從此閑庭信步于江海峽谷不再是奢求,長江天塹,也可變通途。

作為公路、橋梁、隧道等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省級龍頭企業,湖北路橋創立70年以來,累計修建公路里程6000余公里,其中一級以上公路約4500公里,高等級公路近1500公里;大型橋梁510余座,其中特大型橋梁90余座;承建了70多項國家、省重點工程,年施工能力超100億,項目投資規模300億。

七十年春風化雨,七十年昂揚奮進?;赝^去,時光的年輪刻下路橋人奮斗拼搏的足跡;展望未來,一幅幅改革創新、行穩致遠的藍圖正在精彩呈現。

為慶祝湖北路橋創立70周年,即日起,湖北路橋網站推出“七秩崢嶸 奮楫揚帆”系列主題報道,全面展現湖北路橋創立70年以來,路橋人以科學理論為指導,以勤奮實踐為基礎,勇敢拼搏、勇于爭先、勇做一流、勇攀高峰,逐步發展壯大的歷史成就。

 

 

今日推出系列報道第一期:探尋紅色印記中的路橋之根

 

編者按:1952年6月20日,荊江分洪工程提前十五天勝利完工。30萬軍民以75天的驚人速度建成荊江分洪第一期主體工程,荊江河道安全泄洪能力由此得到顯著提高,緩解了與上游巨大而頻繁的洪水來量不相適應的矛盾。湖北路橋的前身——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兵團作為建設大軍的一部分,全程參建了荊江分洪工程,并由此開啟了薪火相傳,砥礪前行的70年光輝歷程。

起源--紅色印記熠熠生輝

長江多洪災,荊江又是長江洪患最為頻繁、最為嚴重的河段,故有:“荊州不怕起干戈,只怕荊堤一夢終”的民謠,可謂“萬里長江,險在荊江”。治理荊江便成為新中國成立后治理長江的一項首要任務。

1952年4月5日,荊江分洪主體工程全面開工,一場規模宏大的治水大戰開始了。這時,距離長江汛期只剩下三個多月的時間。在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、荊江分洪總指揮部副總指揮兼工程部部長林一山的帶領下,10萬軍工、16萬民工以及4萬工程技術人員,全部奮戰在工程一線。

“由于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,荊江分洪工程的設計和建設都是摸著石頭過河。也正是這次參加荊江分洪工程的建設經歷,讓我們很快的掌握了水泥的調試比例及拌合方法,學會了操作各種施工機器并懂得了機器的各種性能。戰士們充分發揮集體智慧,改造新工具、創造新方法,使工效大大提高。”蔣國欽說到。作為湖北路橋第一批員工,蔣國欽曾親身參與了荊江分洪工程的建設。據蔣國欽回憶,1952年,他所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兵團剛剛改編為水利、公(鐵)路部隊,接令后迅速奔赴荊江分洪工地,成為了工程建設的主力軍,擔負起了最艱難的建設任務,發揮了模范帶頭作用和突擊作用。

 

圖:荊江分洪工程施工現場,建設者在進行清淤作業

 

“當時的建設不比現在,施工現場缺乏基本的工具和機器,我們所有戰士就用臉盆、水桶做工具,徒手扒淤泥,肉身擋泥漿。為了確保施工進度,所有戰士們更是不分晝夜、風雨無阻、日夜輪班,只為保質保量完成建設任務。”提及當年的建設故事,蔣國欽的眼神堅定,言語中充滿自豪。

30萬軍民水陸并進,從四面八方乘坐數萬只木船和車輛,云集在長江和虎渡河兩岸的水陸工地,為消除荊江水患危害,而日夜戰天斗地。

伴隨著無數軍民夜以繼日的奮戰,荊江分洪工程建設也接近尾聲,3個月的時間,看似不可能,但30萬軍民建設大軍僅僅75天就提前完成,比預定計劃提前15天勝利建成,創下世界水利建設史上的奇跡,速度之快令中外水利界贊嘆不已。

荊江分洪工程全面建成后的第二年即1954年,7月至8月,荊江分洪工程先后三次開閘分洪,分泄洪水總量達122.6億立方米,降低大堤水位0.96米,充分發揮了荊江分洪區的蓄洪、泄洪作用。毛澤東同志得知這一喜訊揮筆寫道:“慶祝武漢人民戰勝了一九五四年的洪水,還要準備戰勝今后可能發生的同樣嚴重的洪水。”

興起--“鐵軍精神”融入路橋文化

新中國成立初期,百業待興,抗美援朝戰爭還在繼續,為鞏固國防,建設海南,中央人民政府決定修建國防戰備公路——海(口)榆(林港)中線公路。海榆中線起于??谑心虾4蟮?,途經澄邁、屯昌、瓊中、五指山、保亭等地,止于三亞市榆林港,全長297公里。

1952年10月,一支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公路第一師為主力的筑路大軍進駐海南島,開啟了建設??谥劣芰止芳昂D蠉u機場建設。當時建設主力除了志愿軍戰士,還有不少剛走出校園的熱血青年,他們響應黨的號召,提出“把青春獻給祖國”的響亮口號,“向荒原進軍”“向困難進軍”,為保衛和建設新中國建立了卓越功勛?,F年93歲的姚有琪老人及其丈夫陳宏德便是其中一員。

 

圖:海榆中線公路施工現場

 

據姚有琪回憶,海榆中線公路穿越海南中部山區,尤其是越過山高林密、人煙稀少的五指山原始森林,工程艱巨。加之島上建設、生活物資匱乏,施工環境極為艱苦,筑路者們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。“物料運輸靠肩挑人扛、扁擔搬運,技術難題靠摸索總結、自主研發……筑路員工硬是克服了種種困難,付出了辛勤的勞動,從測量到施工僅用了兩年時間,便完成了120公里的??谥劣芰止方ㄔO,并將??跈C場原有的700米跑道擴建至1400米,成果確實來之不易。”姚有琪感慨到。

人無魂不立,軍無魂不強。這偉大的功勛背后,靠的就是“鐵軍精神”的支撐。長期在野外工作,建設者們依靠聽黨指揮的堅定信念、英勇頑強的堅韌意志、團結一心的大局意識,跋山涉水、開山劈石,讓“鐵軍精神”在路橋文化中落地生根。

1954年,交通部公路局第二工程局第四工程處成立,人員大多數來自完成海南島建設任務的公路一師集體轉業人員。

1955年,建設者們又轉戰江西南昌八一大橋改建工程。

八一大橋原名中正橋,始建于1936年,是一座半永久性木橋,大橋總長1077.82米,其中正橋28孔,長904.68米。解放初期,江西省政府曾先后4次對八一大橋進行修繕,但因木橋面容易損壞和腐朽,水下部分鋼樁外包的混凝土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裂縫和脫落,且橋面很窄,汽車只能單向行駛,僅靠維修已經無法解決根本問題。

據姚有琪回憶,當時大橋修建任務緊,因要在洪水時期搶修加固橋墩,技術難度很大,非??简炇┕すに?。為了成功解決在深水急流中橋基施工的困難,建設者們采用鋼板樁圍堰,再填砂筑島預制鋼筋混凝土薄壁沉井、蒸汽養生、浮運吊裝沉井就位、抓砂下沉,并用高壓水泵清基、澆水下混凝土封底等一系列技術措施,頂著贛江的洪峰,解決了多項建設難題,最終將大橋成功改建為一座雙車道的永久性橋梁。

改建后的八一大橋全長1226.9米、橋面寬10米,其中車道寬7米,兩側人行道各寬0.75米,而且荷載能力也大幅增加,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兩岸的交通壓力。

建者戎生,功勛卓著。鐵軍精神在代代相傳中不斷積淀,成為了持續推動湖北路橋事業發展的精神支柱。這種精神力量穿越時空,至今仍閃耀著奪目的光輝,催人奮進!

轉折--開啟高質量發展新紀元

1958年,交通部第二工程局四處成建制下放湖北省,與原湖北省公路局、原交通部工程勘測設計第二分院院部,合并組成湖北省交通廳公路局管理局。

這一時期,湖北省公路交通建設并不發達,全省僅有一般公路三千多公里,公路等級低,臨時渡口和木橋多,特別是鄂西山區,運輸仍靠肩挑背馱,交通十分困難。為此,省政府制定了先普及后提高的建路方針,湖北省交通廳公路局管理局積極參與其中,掀起了大辦交通、大辦橋梁、大辦渣油路的高潮。

1970年,在鄂西山區,面對地形復雜、高峽深谷、懸巖陡壁、地形險峻,路橋人打造了湖北省第一座預應力橋--丹江口漢江一橋。

 

圖:丹江口漢江一橋

 

1972年,宜昌下牢溪大橋建成,該橋飛跨陡崖,拔地而起,橢圓形墩柱高達63米,成為宜昌三游洞風景區新的地標建筑。

 

圖:宜昌下牢溪大橋

……

十余年間,宜昌黃柏河大橋、十堰響水河大橋、仙桃下查埠特大橋、武漢至宜昌高速公路荊州小北門立交橋、武漢至黃石高速公路相繼建成通車,至此,全省基本消滅了臨時性渡口和木橋,新鋪筑一萬余公里渣油瀝青路面,實現了鄉鄉通公路。

 

圖:宜昌黃柏河大橋

 

昔日泥濘小路,今成陽光大道。全省鄉縣公路的暢通,離不開筑路者的卓越貢獻。修通的是道路,通達的是財富,一線美景,帶活一方經濟,成為了國家大興土木、筑路架橋,經濟社會高速發展的縮影。

在此期間,湖北省公路局下屬的工程隊合并,組成了湖北省公路局工程處,明確了其專業施工性質,并于1993年7月,正式注冊湖北省路橋公司,開啟了湖北路橋創新發展的新紀元。

(備注:圖2、圖3來源相關網站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)

分享至:
TOP
欧美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